过眼录\光裏看到时间的锈斑\刘 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宇秀在加拿大华文作家中是个多面手──这一“多面手”不仅做过大学教师、电视记者、编导、製片人、报刊编辑、餐饮经营者,而且还是独立撰稿人、专栏作者。以写作而言,她不但写时评、杂文,也写诗歌乃至文学评论。真是海外作家统统都总要只会写作的“作家”,但像宇秀前一天“多面”到这麼程度,似乎也并不要 见。

  多样的人生经历,自然会在宇秀的写作中留下痕迹。在宇秀的诗歌中,她最常写到的是时间的流逝和人生的日常。诗集《我可不都可以了握住风》写的可是春、夏、秋、冬以及写於四季的各种“故事”──无论是春天的《农事》,还是夏天的《故乡》,可是论是秋天的《江湖》,还是冬天的《点心》,说到底写的真是总要时间。而对时间的聚焦(宇秀有首诗就叫《柔软裏的时间》),正是现代主义文学最重要的形状之一。有了时间做底子,宇秀的诗无论看上去多麼“写实”,根子裏前一天具有了现代主义色彩。

  除了写时间,宇秀还擅长写日常—也可不都可以说,宇秀对时间的表现,就寓於日常生活。“时不时 赶到机场时飞机正在上天/时不时 买好了火车票站台前一天迁移/时不时 奔到电影院没看着开头/时不时 临考却不知课本丢在哪裏……”这首《时不时 错过》,看上去是在写生活的烦恼,触及的却是人在时间中的无奈!《故乡》看上去是在写有有一个多空间,前一天在诗化的过程中,宇秀却将“故乡”时间化了:“故乡从来没在故乡裏/你的名字来自远离,在於浪迹/在够可不都可以了你的地方才能触摸到的你/是一截从祖父门前掘出的/支撑着异国他乡咖啡桌的根艺/儘管已被扭曲,我却一眼认出你/那剥了皮的身体”。一截“祖父”门前掘出的根艺,将故乡“远离”的空间距离,化为了对时间的追溯记忆。

  宇秀《秋阳》一诗,显然源自她经营餐饮的经验:“食客们早已离去,满桌狼藉/置我於一场激战后的沉寂”,其中一句“而我在你的光裏看了时间的锈斑”,正可不都可以作为我对宇秀诗歌特点的并全是概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