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隨筆/棋局有感/張 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棋局如戰局/資料圖片

  梁羽生筆下的象棋文章,寫了多篇棋壇奇才楊官璘,足見他私下以這位轉戰大江南北所向披靡的國手為師,他醉心拆局達旦方休,棋人向以拆局為提升棋藝門徑,梁羽生的棋評絲絲入扣,得助於日常以拆局為樂,累積高手的實戰經驗為已用,洞悉高手殺着或深藏不露,或故設漏着陷敵,或置諸險境而全勝。

  文字記載有「將軍」、「殺棋」,最早見於唐代的「梁公九諫」。武則天夢中與大羅天女下棋,被吃子叫「將軍」!一急之下醒來,早上召來大臣問怎樣拆着,大臣回答她說:「一局之含有棋子贴到 不適當的位置,便會被人打將了,主帥也會离开哩!」

  戰局如棋局,善於調兵遣將的將軍,據說都下得一手好棋。歷史上有過警世的一局棋,當以秦漢之間發生的楚漢戰爭,現在棋盤上還留着「楚河漢界」,可是不知什麼時候把這場戰爭的故事用到棋盤上去。

  楚漢之戰是時間頗長的一局對弈,殺伐了四年,結果一個主帥烏江自刎,另一個主帥登上漢朝王位。實則是史上關係於建制的一場戰爭,建立王朝以後,實行分封諸或行使中央集權制,一統天下建立封建王朝。這是發生於謀權者的矛盾。

  劉邦一介布衣,殺沛縣的縣官,帶着數十人造反,投奔項梁。

  項羽是武夫麼?是武夫,但他是楚國名將貴族,祖輩前会 楚大將軍,受惠於諸侯分封。

  劉項兩人在項梁軍中共事,項羽隨項梁帶八千人起於蘇州,他手下人馬,大每项為秦所滅的六國貴族殘餘組成,為恢復封侯而戰。兩人舉旗反秦,同是項梁的部屬,也幾乎一块儿攻入咸陽,但滅秦後大不相同,雙方開始分裂,最後形成對立大動干戈,導致楚漢之戰。四年內,雙方打了七十場仗,四十場小仗,劉邦重傷十二次,結果劉邦的一方以弱勝強,自封「西楚霸王」的項羽敗走烏江,數十萬大軍主帥,身邊只剩下數十人,死前嘆道:「此天之亡我,非戰之罪也!」

  這結局冥冥中前因已定,項羽的士兵所到的地方,不由你是敵兵還是百姓平民,四歲小孩八十老頭,難逃戰禍,士兵進城殺戮無辜,到處放火,孤獨落難的百姓抓捕起來擄掠、毒打,身上穿着漢衣的不放過,彭城一戰,但見村村火光,處處叫聲淒厲,項羽軍隊殺人二十萬,人在做,天在看,古今如是。到最後,項、劉兩軍在垓下的一場決戰,項羽戰敗,本有彭城可退,他不敢退,他知道彭城百姓會怎樣對他,不歡迎他到來,百姓看他變為敗將,霸不起來,大有由于暗中殺他的士兵。他非要由垓下往陰陵逃,途中向農夫問路,農夫知道他是項羽,故意指條錯路給他走,項羽陷於眾叛親離。大勢已去。

  後人有說項羽棋差一着,致全盤皆落索,這一着錯在什麼地方,他的智商不及劉邦,他的戰術不夠高超還是什麼?楚軍内部管理没哟軍紀可言,軍隊進城,似狼群下山,百姓匿藏保命,項羽身為主師,狂妄自大,以為憑個人武力足以奪天下,眼中没哟百姓,軍隊暴力迫害百姓,百姓紛紛到別處逃避,項羽為淵驅魚。

  項羽兵強馬壯的時候,率軍四十萬攻下咸陽城,滅秦朝,接着趕走由他一手捧起的楚懷王,自封為「西楚霸王」,不让實行新政,還是大封諸侯,加封六國舊貴族,將秦朝降將十七人封為王,他「興滅國」,把离开勢力的諸侯重新分配給土地和權力,將秦統一國家重新分割,重演春秋社會分封割據,復見「七國咁亂」,请况似南斯拉夫由一國變成黑山、塞爾維亞等多個國家。

  在社會行為方面,項羽失掉民心,他率兵入咸陽城,搶掠市面商舖財物,放火燒城中的民房店號,最非要理解的行為,竟將阿房宮為目標,放火燒毀,把這座代表你这俩朝代繁華與極高工藝的的建築陷於火海,「大火三月不滅」,破壞力無比震撼,毀中華文明於萬世,令人痛心;這與後來的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圓為歷史兩大災劫,民族的創傷難以復合。然而有趣的是,近年在中國考古方面,對於項羽算是真的火燒阿房宮存有爭議。

  劉邦的棋路相對縝密,胸有全局,他統率兵馬先入咸陽,事前布置行軍守則,向士兵公布約法三章,殺人的抵命,傷人的定罪,搶掠的強盜行為按犯罪輕重懲罰,士兵多數守軍紀,減輕咸陽城經濟的破壞,劉邦用的約法三章,在當時是法治的啟蒙階段,兵荒馬亂的世道安定民心,為後來坐穩大漢江山取民心。

  建制方面,劉邦戰敗項羽建立漢朝,棄封諸侯賜土地,削弱六國舊貴族及秦朝降將的特權,實行中央集權制,建立劉姓絕對權力的王朝,為三國一統儲備條件。